CRC的使命与担当,不过是在困难中选择了坚持
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
打破了各项临床试验的如期开展
除了抗疫药物的研发,
其他药物的研究几乎陷入停滞
而这些药物,也同样关乎生命

在疫情最险要的关头,
有那么一群人,尽最大努力,
坚持推进疫情前期已开展的临床研究
他/她们是CRC

什么是CRC?

CRC全称为:

Clinical Research Coordinator(临床研究协调员)。

是在临床试验中协助研究者进行非医学判断的相关事务性工作, 是临床试验的参与者、协调者。



“帮助你,是我的职责”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我叫祥英,是一名CRC 这次疫情,让我焦头烂额。

大年初四,原计划要给受试者进行随访,但由于疫情,受试者困在老家无法外出,眼看就要随访窗。受试者十分焦急,通话时一个劲地问我怎么办。

我只能先安抚他的情绪,好在他既无发热、咳嗽等症状,也没有接触过武汉回来的人,这让我放心不少——安全第一嘛。

后来,经过与研究者的紧急沟通,为了保证受试者安全,我们临时采取电话录音的方式进行远程访视。

但刚解决受试者随访问题,用药又出现了状况,受试者既不能来现场拿药,冷链邮寄也暂停服务。怎么让受试者在规定时间内拿到药成为了最大难题。

在现场发药和冷链邮寄都无法进行的情况下,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快递,或者请患者家属代领。同时,我们追踪每一位受试者用药情况,指导他们保留相关信息和凭证,以便后续核对。全程大家都很紧张,生怕哪个环节又出问题。

直到收到所有人反馈的用药信息,我们才放松下来,这些难题终于告一段落。我们心里也充满了成就感,完成试验工作,帮助每一位受试者就是我们的职责。


“我必须要回到工作岗位”




我叫令珍,是一名CRC。大年初七,当爸妈得知我要去医院上班的时候,非常不能理解:“国家都发告示延长假期了,你怎么还要去上班?”“外面那么危险,你还出去干什么?”“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?”

我当然知道爸妈是心疼我,是为我担心。但项目正在随访阶段,受试者用药、随访不能轻易中断。疫情期间,我必须回到工作岗位。

比起父母对我的担心,我更加担心我的搭档,她是湖北人,这次回去之后就被困在家中。虽然她也很想回来,但实在是环境不允许,这才是真正的“外面太危险”。所有的同事都劝她“你安心在家呆着就是最大的贡献”。
回到医院后,平时两个人的工作量需我一个人完成,一天下来满身上都是臭汗味,但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反而很充实。
视频会议里,大家在不同的医院,各自岗位上,相互喊话:“一定要做好防护,注意安全。”我知道,疫情虽然阻隔了我们,但我们的心却在一起


“我的辛苦,换来你的平安”



我叫乐乐,是一名CRC。 这次疫情,我第一次看见了湘雅二医院冷清的一面。
以前,不管刮风下雨、春节元宵,医院里都是车水马龙、络绎不绝。行色匆匆的医护人员,往返于挂号、检测和病房的家属,锻炼养身的爹爹娭毑……门口的水果店总是生意特别好。而现在,路上很久都见不到一个人。
疫情期间,我也遇到了很多工作上的问题。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受试者担心医院不安全,拒绝到医院做随访。我们一方面要安抚受试者情绪,另一方面也积极和研究者及机构老师沟通解决方案。
受试者开车来院,我们和他在医院固定预定区域进行访视,取好痰标本送往医院检验科。这样受试者不用在医院里来回穿梭,项目也能顺利进行。
就这样,每天我要来来回回跑很多趟,虽然辛苦,但受试者能平安顺利完成随访,很值得。

“我怕,但我也要上”




我是小珍,是一名CRC,疫情爆发,我还在医院上班。
有一次,一位受试者来随访,没找到地方入住——疫情期间很多酒店关门。
通过多方打听和寻找,终于帮他们找到了一个住处,临走时,老人家问我:“小姑娘,疫情来了,你不怕吗?家里人不担心吗?”我没有回答。
你问我怕不怕,我当然怕!但我面临的是“怕不怕”的问题,而我的患者则是“生与死”的问题。我负责是肿瘤项目,说不定这是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贸然停药,影响的可能不仅仅是项目进度,更可能关乎他们的生命。所以,我没有选择,只能前行。



我们CRC
只是一群勇敢的普通人
所有的使命与担当
不过是在困难中选择坚强
 
选择成为CRC的那天
就选择了一条平凡而伟大的路

Copyright & 长沙先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; 2017 Huapeng. All rights reserved 备案号:湘ICP备17017492号-1
技术支持:英铭长沙网站建设
联系电话:0731-82850025
联系QQ:1244256498

官方公众号

搜索“先领医药”及“和募家”公众号

技术支持 英铭科技